花旦的秘密01(试阅)

说开坑就开坑!就这么任性!

许一霖×何鸣

OOC预警!OOC预警!雷者止步!雷者止步!

基本和原剧没毛线关系!就是个花旦和老生的没羞没臊的爱情故事。

背景设在现在。

脑洞在这

其实也不一定按脑洞来!

就随心所欲呗!

再说一遍:OOC预警,雷者止步!

01

市京剧团的院门打开,一辆樱花粉的宾利跑车开进了院子,看门吴大爷对车里的人摆摆手,算是打招呼了。市京剧团的院子里停着的车不超过二十辆,其中一辆三十几万的宝马3系就算最好的了,大多数都是十万上下的代步车,就连团长开的也不过是辆十几万的大众。这辆樱花粉的宾利在这就显得格外突兀,这院子其他车的总价大概只有这辆车价格的一半。可开这车的人在京剧团里却不是什么顶尖儿的人物,就是个二线花旦。

要说一个二线花旦开这么好的车,很多人一定以为这保不齐是被哪个大款包养的漂亮姑娘,这可真错了。这人漂亮归漂亮,可不是姑娘,而是个男人,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。而且,他也不是被包养,他就是个富二代。要说这富二代不去继承家业,也不好好当花花公子,怎么跑来市京剧团当花旦呢?这就叫任性了。这位许一霖许公子,从小就喜欢京剧,而且一个男孩子,不学生、不学净,偏要学旦角。变声期的时候,老师让这孩子改行当,这孩子是撒泼打滚就不改,变完声了,老师一点儿没猜错,活脱脱男低音,要搁流行歌曲界,那就是人声低音炮的胚子,可他就非得唱旦角。老师想着让他改程派青衣吧,不干,非学梅派。不过,也算这孩子能吃苦,先天条件不行,后天补足吧,学艺肯下功夫。他老爸是不愿意他学戏,可奈何工作忙没空管他,家里爷爷奶奶又喜欢,就生生学下来了。大学学的是计算机,本科四年、研究生三年,快毕业的时候他爸说:“我给你钱,你弄科技公司玩玩吧!”可这许公子偏不,非要进京剧团唱戏。他爸拗不过他,寻思着自己赚这些钱别说儿子啥都不干够花,就算孙子啥都不干也够花。他还自信家教不错,孩子学不坏,没那么容易就把家产败光,何况自己这还能赚好些年呢!更而且爷爷奶奶觉得孙子干这个挺好,就由着他去了。于是许一霖花钱给京剧团的几出大戏全换了新的顶级的行头,还给京剧团的剧场翻新装修了一遍,这才算死乞白赖的进了京剧团做了他梦寐以求的旦角演员。

毕竟不是专业戏曲学校毕业的,虽然是拜过名师,许一霖这水平顶多算个名票水平。进团之后也就没正经演过主角。可他也不着急,每天该来排练排练,该跟着彩排彩排,人家骑自行车的、开奥拓的上班干什么,他上班也干什么。给资格老的演员、琴师端茶递水的事儿,他也一点儿不少干。

刚工作那时候,家里看他也没个女朋友,就四处张罗给他相亲。他也不积极,好不容易有个姑娘,姓夏,父母都是大学教授,人漂亮又能干,他看着挺好,和他挺互补,就糊里糊涂的答应了,恋爱谈了三个月,就结婚了。可结婚不到一年就离了!说是性格不合,姑娘太要强,他太随心所欲。倒是他老爸大方,给姑娘在自己集团里安排了个不错的位置,那姑娘也能干,被他老爸当成亲闺女用,也省得指望这个花旦儿子帮忙。事儿虽然都平平淡淡的,没人哭没人闹的,可风言风语不知怎么的就传出来来了,说是许总这宝贝儿子人长的不错,但房事不行,不然姑娘怎么就和他离婚了呢?这话不止许总的集团里疯传,就连京剧团里也有人暗地里嘀咕。

许一霖却完全没把这当回事,别人的嘴说什么自己管不了,他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行。其实,本质就是,他喜欢男人。而且,他还有目标了!就是他么京剧团的头牌老生何鸣。

戏里是老生,戏外可不是。何鸣,三十出头,身材高挑,人长的也精神,两道剑眉、一双桃花眼,喜欢他的人可是多了去了!前几年何鸣交过一个女朋友,是个日本姑娘。这姑娘热爱中国传统文化,看中了何鸣,就疯狂追求。太疯狂了,何鸣一个没扛住就答应了。交往了好几年,他是戏痴,除了唱戏就是喜欢摄影,还专拍景物不拍人。姑娘虽然是爱他,可时间长了也受不了他这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态度,而且姑娘也不打算在中国在呆下去了,舍不得归舍不得,分手终于还是分手了。这对何鸣似乎就没什么影响,他依旧是该彩排彩排,该演出演出。偶尔闲暇时间,就拿着个入门级水平的单反出去拍拍照。不是他不想买好的相机,他是买不起。他长的好看,常有朋友介绍他去演电视剧,说那个赚钱,可他偏不去。他就喜欢京剧,台上唱戏安稳,演不了电视剧。

许一霖就是喜欢这个人,怎么看怎么好。晚上能想着这人自己撸一宿,直到射不出来。可他就是没胆子去表白。平日里见着何鸣,都规规矩矩的叫“师哥”,给师哥端茶递水送毛巾的事儿也是没少干,可要说再近些,他就不敢了。他总觉得何鸣虽然是桃花眼,瞟谁都像对人有意思似的,可何鸣的眼睛里还有一份清冷,这清冷有那么点儿不食人间烟火的劲儿,让他不敢亵渎。虽然梦里都不知道渎了多少次了。

此时,许一霖车在院子里停好,他可没下车。他看见何鸣刚从院门口走进来,今儿是没开车,走得风尘仆仆的。他等何鸣快走到他车尾的时候,他才从车里出来,随手关门,假装刚看见他似的,热情的打招呼:“师哥,早啊!”

“早啊,小许。”何鸣看见他,对他点点头。

“您今儿没开车啊?”许一霖走到何鸣身边,和他并肩往楼里走。

“嗯,昨晚被个酒驾的给撞了一下,怕是有日子开不了了。”何鸣叹口气,想着自己昨晚也是倒霉,车好好开在路上,斜刺里冲出个酒驾的,贴着他左前灯来了个甩尾。

“哎呀,那您没事儿吧?没碰着吧?”许一霖立刻紧张起来,拉着何鸣上下的打量。

“我没事。”被他拉住,何鸣先是一愣,继而笑笑,他知道这个唱花旦的小师弟关心自己,对自己特别好,“只撞了左前灯那块,凹了一大坑。送去修理了。”

“嗯,人没事就好。”许一霖转了转眼珠,“这几天反正我也没事,上下班,我接您吧!”

“啊?”何鸣斜眼瞥了一眼许一霖那辆樱花粉的跑车,“咱俩也不顺路啊?”

“顺路的!”许一霖惦记何鸣这么久了,准备工作可是做了很多,他一年之前就在何鸣家那片儿小区买了个大三居,和何鸣家前后楼,隔着社区绿化带能看到何鸣家卧室的窗户,可要想看清楚那得使望远镜。这房子装修好了之后,许一霖就去住过五六次,有一次他带着望远镜打算偷窥一下何鸣,可看见的确实何鸣家蓝紫色的厚窗帘,啥内容也没有。

“嗯?”何鸣不知道许一霖住哪,但印象里好像住在北边某高档别墅区。自己家可是在西边。

“我最近搬去西边住了,离您那应该是不远。”许一霖假装不知道何鸣住哪,“我听说您是住西边,没错吧?”

“是啊。”何鸣也没多想,这有钱人房子多也没啥奇怪的。

“我就住青瓷小区,离您家不远吧?”许一霖试探着问。

“啊?这么巧?”何鸣愣了愣,想说不会这么巧吧?可看许一霖眨巴着大眼睛,看着无辜单纯的样儿,又觉得可能真就是巧合,“我也住这个小区。”

“不是吧?”许一霖也做出惊讶的样子,“那咱哥俩还可能是邻居呢!我刚搬过去,对周围都还不熟悉,师哥您要有空带我到周围认认路啊!”

“嗯,可以。”何鸣可没许一霖心里那么多弯弯绕,他还真觉得这个巧合不错,两家要真是离得近,那晚上还能一起排练排练呢!

评论(13)
热度(142)

© 呆妖精 | Powered by LOFTER